当前页面: 主页 > 香港开码结果 >

香港开码结果

疫情“风暴眼”中的额济纳旗旅游业还好吗?
更新时间:2021-11-13

10月25日,部分滞留游客在黑城弱水胡杨风景区内尚未投入运营的酒店隔离。受访者供图

截至10月31日24时,内蒙古自治区现有163例本土确诊病例,其中额济纳旗就有142例。10月31日全国现有本土确诊病例869例,每6个确诊病例中就有一个在额济纳旗。额济纳旗无疑是本轮新冠肺炎疫情的“风暴眼”。

额济纳旗是一座因胡杨林闻名的旅游城市。数据显示,2019年的国庆节假期,额济纳旗共接待国内外游客149.42万人次。即使是在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1月到10月,额济纳旗依旧接待了国内游客575.25万人次。

10月18日,额济纳旗出现新冠病毒初筛阳性者后,立即启动应急响应机制,实行封闭管理48小时,交通管制、景区关闭,并展开大规模核酸检测。近两周,处于疫情“风暴眼”中的额济纳旗,旅游业现状究竟如何?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采访了多位从业者和游客,从他们口中得到近乎一致的答案“影响很大”。

额济纳旗是内蒙古自治区面积最大、人口最少的旗。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,额济纳旗常住人口仅为35756人,即每平方公里仅有约0.3人。但这里却拥有全国分布最为集中的45万亩胡杨林,也是世界仅存的三片胡杨林之一。

每年10月,大漠胡杨披上金黄色的外衣,这座边陲小城便迎来一年当中的高光时刻,一辆辆旅游大巴接踵而至,景区里人头攒动,酒店爆满,一房难求。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两大核心景区(额济纳胡杨林景区、黑城弱水胡杨风景区)的负责人杨进勇回忆,往年胡杨节,黑城弱水胡杨风景区一天就能接待游客3.5万人次。而最近两年,日均接待量在一万人次左右,最多能达到两万人次。

驼达达旅业内蒙古分公司负责人高炜炜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额济纳旗游客数量有所减少,2019年,他所在的旅行社接待了6000多名游客,“今年只接待了4000多人。”但他也表示,这两年在疫情影响下,额济纳旗旅游在全国也算是“一枝独秀”,“相对比较热门。”

“受本轮疫情的影响,客流比前一年下降了50%,营收同样腰斩。”杨进勇表示,今年,额济纳旗整个旅游行业都不好过,客流量比前一年减少了一半。杨进勇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京新高速公路贯通后,2018年,当地旅游收入增速加快,相比前一年有了20%-30%的增长,2019年也增长了20%左右。2020年受疫情影响,从景区数据来看,整体游客量下降了5%。

据杨进勇观察,近年来,额济纳旗旅游峰值出现的时间在延后,2018年以前,旅游峰值在10月3日、4日,2020年是在10月12日-14日。“我之前预测今年应该是在10月15日以后。”杨进勇说,单他知道的,计划今年10月18日、19日来的就有十几个旅游团。此次疫情致近万名游客滞留额济纳旗,也证实了杨进勇的预测,这些滞留游客大多是10月16日或17日抵达额济纳旗的。记者了解到,截至10月30日24时,9114名滞留游客已离开额济纳旗。

此轮疫情暴发前夕,导游温家鑫带着50多名游客,准备进入居延海景区,却被告知“疫情防控,不让进了。”自那之后,温家鑫开始了隔离。现今,他带过的滞留游客已乘坐旅游专列返乡,他还要在鄂尔多斯市健康监测十几天。

谈及疫情对当地旅游业的冲击这个话题,温家鑫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自己的收入少了一半。1996年出生的他说,“我并不害怕疫情,就是日子没有以前好过了,有点失落。”这是温家鑫当导游的第五个年头,夏季他在呼伦贝尔带团,金秋十月就来额济纳旗。温家鑫回忆,“今年格外难做”。今年8月,正值旅游旺季的呼伦贝尔遭遇疫情,全部景区关停,“原本三个月的旅游季缩短为一个月。”他也看到不少新入行的导游因为带不上团纷纷转行,目睹了规模较小的旅行社、餐厅、旅店倒闭。

今年35岁的吴女士是额济纳旗人。她介绍,每到旺季,额济纳旗民宿二室一厅的房子一晚上1000元,三室一厅则要价1200元,“大概要提前5天预订,当天订一般订不到。”依靠民宿,吴女士每年能挣1万多元,她坦言,疫情对她的影响不大,毕竟自家的民宿房间比较少,当地的酒店、宾馆经营更为艰难,短暂的旅游季收入将决定他们一年中租金、人力等成本是否能够收回。

额济纳旗一家高档酒店的经理告诉记者:“疫情对我们肯定有影响。”疫情发生后,这家酒店响应政府号召,把房间价格降到388元/晚,而往年同时段,房价在2000元/晚以上,经理坦言“亏了不少。”

10月21日,额济纳旗文旅广电局发布《致滞留在额济纳广大游客朋友的一封信》,为每位滞留游客赠送胡杨林旅游区(5A)、黑城弱水胡杨风景区(4A)、居延海景区(3A)等核心景区门票1张,3年内可免费游览。

北京滞留游客王李杰说:“这个政策很暖心,我打算明年带着家人、朋友再来额济纳旗旅游。”王李杰这次来额济纳旗,是带着公司的33个人来团建的,隔离期间,他每天在社交平台上更新短视频,记录着自己在额济纳旗的经历与感受。

“超市老板坚持用批发价给我们结算,随口一句‘太干燥了’,隔离酒店就送来了加湿器,还免费提供各种生活必需品……”王李杰讲述着近日在额济纳旗隔离中收获的感动,他说自己也通过短视频结识了很多当地朋友,感受到了内蒙古人民的热情和淳朴,“有机会我一定会再来额济纳旗,看看这些朋友们。”

高炜炜告诉记者,他并不觉得此次疫情对额济纳旗的影响会延续到明年。他觉得就算在家也有可能遇到疫情,“关键是如何应对。”高炜炜认为额济纳旗这次疫情处理得“挺好的”,很多滞留游客也比较满意,表达了感谢,“经过这次,更多人知道了额济纳旗,也会好奇是什么样的风景吸引了如此多的游客。”

杨进勇也对2022年额济纳旗的旅游业行情持乐观态度,他认为,如果明年全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话,额济纳旗的旅游人数一定会迎来爆发式增长。

为了应对疫情冲击,今年,黑城弱水胡杨风景区复建了黑城古城,修建了有500多间客房的酒店,杨进勇计划,“除了建筑、景观、客栈是仿古代风格,将来游客进入古城还可以穿古装,营造穿越的感觉。”景区还将打造实景剧、大型实景剧本杀,邀请网红打卡推荐,力争打造除胡杨林外的另一个强大IP。杨进勇坚信疫情终将过去,他期待着明年额济纳旗的旅游业迎来复苏。

来源:中青报


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| 开奖直播现场| 2018香港马会免费资料| www.kj46.com| 与本港台同步开奖现场| 77878藏宝图论坛杀波色| 本港台现场报码现场结果|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| 跑狗论坛| www50608.com| 正版挂牌| 搜彩网|